《一生的承诺》分集剧情介绍1-50全集大结局

日期:2013-4-15 18:59:39 人气:
《一生的承诺》分集介绍:第1集
自从母亲去世后,芭丽承担起了母亲的责任,照顾两个妹妹和父亲。督促大家吃了早餐后,芭丽骗父亲说自己去上金融课,其实她已经偷偷辍学并在酒店打工。
到酒店后经理劈头盖脸就骂,芭丽向他解释之后才去上班。
姐妹三人等着要为父亲庆祝生日,可是父亲却和朋友喝得酩酊大醉,在凌晨四点才回家。佩雅很生气,怪父亲不关心她们。
早上迪克西想向女儿们道歉,可是佩雅和娜诺根本不理会他,转身就走。芭丽找两个妹妹,问她们为什么不理父亲,正在争吵,达亚舅舅来找她们,送给了她们父女四人的合影,还解释了迪克西昨晚为什么回来那么晚。原来迪克西想给女儿们买东西可是没有钱,就想通过赌钱碰运气。可是却输了所有钱,所以才会回来那么晚。女儿们知道父亲很爱她们,感到愧疚。
迪克西病发昏倒被送到医院,姐妹三人赶到,佩雅和娜诺去看父亲,芭丽去找医生。医生告诉笆丽迪克西的肝硬化已经有一年半了,他现在病情很危急。由于需要花很多钱,医生建议迪克西将房子卖掉,迪克西不同意,要留给女儿们做嫁妆。
一生的承诺
临终前迪克西交代芭丽好好照顾妹妹。
交过父亲的医药费后家里已经没有钱了,芭丽不让佩雅和娜诺操心,只是苦了自己。芭丽突然看到了报纸上的消息:自己家的房子已经被抵押了。芭丽骗佩雅说有则招聘信息,然后出去找律师,质问他为什么登她们家房子的广告。律师告诉她迪克西多年来一直向坎德瓦公司借债,已经借了很大数目。并将迪克西提前准备好的信拿给芭丽。
信中告诉她们姐妹三人,遇到难题就去孟买找她们外公的熟人——贾.瓦立阿。
佩雅说只能去孟买,可是娜诺怎么也不同意,父母不在了,现在连家也没了,她说总有一天她们也会离开她。她赌气说不在乎,而且绝对不离开家。芭丽告诉娜诺不是卖,而是抵押,她们还要赎回房子,她们一定会回来的。
三人到了孟买,和她们同路的大婶骗走了她们的行李包,出站时遭到验票员阻拦,佩雅气势很足地说她们是贾.瓦立阿的亲戚,还说要登报上电视曝光他们,验票员害怕,放过了姐妹三人,还送她们见贾.瓦立阿。
吉雅莎的前夫阿迪亚也在会场,调侃历吉雅莎几句。阿迪亚抓到儿子泡女孩,就告诉儿子追女孩很正常,但要只追一个,承诺一个人。
吉雅莎见了姐妹三人,看着她们的穷酸样,直接否认了她们和瓦立阿的关系。笆丽让她带了信给瓦立阿。
娜诺说以后要建一座这样的房子,而佩雅说自己要嫁给房子的主人,芭丽却说房子很大,却不像家。
瓦立阿见了她们,芭丽让他给她们提供住的地方,她们付房租,吉雅莎觉得她们的简直是天方夜谭,瓦立阿可是巨富。谁知瓦立阿居然答应了,让她们每月3号付房租。
吉雅莎很看不起她们,还故意让托尼照看好东西。早上姐妹三人吃早餐迟到,被取消吃早餐,还被吉雅莎嘲笑一番。芭丽想让瓦立阿帮她找一份工作,又招来吉雅莎的讽刺。
瓦立阿让他十一点准时去找他,佩雅忿忿不平,芭丽告诉她这是别人的家。
佩雅晚上想出去,这样才有机会接触有钱人,她的观念是金钱至上。芭丽不同意她出去。
芭丽到了瓦立阿饭庄,却被误认为是检查团的人,受到热情招待。
瓦立阿说芭丽资历太浅,只能做服务员,芭丽却说工作无贵贱,重要的是全心投入,她从今天就开始工作。
一大堆人等着普什卡开说明会,姗姗来迟的普什卡嘴里还吃着蛋糕,甚至把材料纸搞得一团糟,不过大家还是一致通过,可以签协议了。
《一生的承诺》分集介绍:第2集
瓦立阿会后批评普什卡,虽然他做事拖拉,但是决定聪明,让瓦立阿很赏识。
佩雅在夜总会跳舞时遭到调戏,怒极之下打了那个男人,警察过来带走了他们。警察局里佩雅又开始吹牛自己是贾瓦立阿的亲戚,刚好被瓦立阿听到。瓦立阿不允许自己的家里人(调戏佩雅的男人)侮辱自己的名字,还警告佩雅不要用他的名字招摇撞骗。瓦立阿保释了他们三个人,佩雅还以为瓦立阿是来接她的。
瓦立阿告诉芭丽家里的规矩,今天他第一次因为佩雅进了警察局很恼怒,警告他们如果再有下次就赶她们走。
佩雅还是不明白自己的位置,还想利用瓦立阿的关系,芭丽恼怒地打了佩雅一巴掌,说这是寄人篱下。佩雅说明了情况,芭丽开始考虑要不要留在他们家。
撒修装病打电话时,芭丽误认为是他对佩雅无礼。
芭丽误认为普什卡是对佩雅无礼的撒修,对他骂了一大通。正要离开,撒修下楼来,还说她多说一句废话就滚出他们家,然后对佩雅辱骂,芭丽恼怒正要打他,被吉雅莎拦住,立马打电话让芭丽离开这个家。撒修拦住了,说没必要和她们争吵。吉雅莎狠狠教训了芭丽一通。
撒修的父亲阿迪亚看着芭丽流眼泪过来安慰,说自己的儿子平时玩世不恭,还说不要将吉雅莎的话放在心上。阿迪亚问她在外面吃还是在家吃,芭丽说自己会准时在家吃饭。
普什卡一看到芭丽马上说自己没做坏事,害怕芭丽打他。芭丽是来向他道歉的,两人就这样认识了。
饭桌上瓦立阿说只会给三姐妹一个机会,能不能抓住站稳脚跟,就看她们自己了。芭丽说那晚的事撒修也有责任。
佩雅把手帕丢在屋里了,故意支开娜诺去拿和芭丽商量给娜诺生日惊喜的事。佩雅还一厢情愿地以为瓦立阿将她们当亲戚,给芭丽安排的肯定是经理,而且迟到也没关系,却不知道姐姐仅仅做了服务员。
芭丽接待了塔努什,她预定了宴会。
瓦立阿和阿迪亚说起了三姐妹的来历,原来她们都是柯兰的女儿,尤其芭丽更像。
芭丽发现坐在预订座位的不是塔努什,就想让她们换座位,可是自称塔努什的女人大发雷霆,经理过来赶紧让芭丽离开并去上菜。
这位塔努什看到点的菜很生气,因为她是素食主义者,而桌上上的全是荤菜。塔努什正训斥芭丽刚好让瓦立阿听见,瓦立阿免去所有人的餐费来平息事件,然后叫出来芭丽,说再有下次就不会饶她。
这件事原来是吉雅莎设计好的,她不满芭丽对撒修动手。她要好好教训芭丽。
瓦立阿晚上办宴会,餐厅里所有员工都需到府上待命,芭丽不能准备娜诺的生日晚会了。
普什卡遭到塔努什调戏,看到芭丽急忙叫住,塔努什看到芭丽赶紧躲开。
普什卡借故将芭丽的纱巾缠在拉链里,拖走了芭丽。芭丽不想让普什卡知道自己到这是做服务员,就只好跟普什卡走了。塔努什又追到了房间调戏普什卡,看到芭丽赶紧离开。
宴会上,吉雅莎的大儿子蓝维尔也来了,大家见到他都很高兴,普什卡也热情打招呼。
吉雅莎说自己女儿阿努和普什卡很般配,正计划他们的婚事,塔努什却说芭丽也在勾引普什卡。吉雅莎到了厨房看到了佩雅点给娜诺的晚饭,更加生气。
吉雅莎讽刺芭丽虚荣贪婪,还说三姐妹攀权附势。即便妹妹过生日,也不能耽误工作。
娜诺和佩雅一起去宴会找芭丽,看到这种大场面佩雅很兴奋,门口人问她要通行证,佩雅又一次拿瓦立阿名字显摆,刚好被瓦立阿听到。佩雅说娜诺生日,她们来找芭丽,还说作为经理的芭丽一定会在。瓦立阿正要说话被人叫走。
芭丽找不到哦娜诺和佩雅很着急。而佩雅却碰到了普什卡,普什卡对她一见倾心。
芭丽找打佩雅就打了她一巴掌,责问她惹了多少麻烦,为什么用乞讨来的食物给娜诺过生日,佩雅生气离开。经理过来批评芭丽偷懒不干活,刚好被娜诺听见。娜诺气恼离开,芭丽赶紧追出去,说自己不想让她们担心。看着芭丽又去工作,娜诺说不能原谅芭丽欺骗她们。
姐妹三人开始争吵,佩雅说自己没有乞讨,是付钱给他们的。佩雅和娜诺生气地回房间。
普什卡还在想着佩雅,她的风雅让他迷醉。普什卡晚上到书房找女性心理的书,碰到了瓦立阿。普什卡感谢瓦立阿收养他,瓦立阿却说他看到12岁孩子眼中的火光想要燃烧整个世界。瓦立阿还高兴得告诉普什卡浦那城的项目搞定了。
芭丽又一次为两个妹妹准备了早餐,虽然妹妹们不满意还是吃了,姐妹三人和好如初。
芭丽出门时看到破损的纱巾想起来普什卡很高兴。
吉雅莎打电话时婆婆没敲门就进来,这让吉雅莎很不高兴,阿迪亚也来了,说母亲越过了边界线,踏到了雷区。
芭丽到饭店时有个从阿布城来的男人找她,谈谈阿布城的房子,建议不要打官司,说坎德瓦愿意私下解决,可是芭丽坚决不同意,说这不是钱的问题,是感情问题。